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配资部落 配资门户 配资公司 查看内容

新大洲A(000571.SZ):股价涨停?无法遮掩的“割韭菜”痛症

股票学习 2019-1-19 12:46

  究竟是体面的有所成效还是惨遭退市的窘境,目前在证监会得出调查结果之前还是得再观望一番。   作者 | 寿司英雄   来源 | 格隆汇APP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最近的新大洲上市公司可谓是进入了“ ...

  究竟是体面的有所成效还是惨遭退市的窘境,目前在证监会得出调查结果之前还是得再观望一番。
  作者 | 寿司英雄
  来源 | 格隆汇APP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最近的新大洲上市公司可谓是进入了“多事之冬”,一会被立案调查,一会放量涨停,不断为投资者的茶余饭后提供话题。
  1月18日,沪深两市高开高走,权重板块拉升,就盘面而言,以煤炭、保险、有色等板块涨幅居前,其中,随着煤炭板块的持续走强,A股上市公司新大洲A(000571)在昨天一字板涨停,且成交量几乎达到其近半个月以来最高,一改三日跌12%的窘境,今日继续跟涨。
  截止1月18日,新大洲A股价涨至3.24元,涨幅为1.89%。
  由于近日国家煤矿安监局下达文件,对于超千米的冲击地压煤矿与瓦斯突出煤矿进行停产检查,需论证后才可复产,涉及产能9206万吨,显然因为对该情况的未雨绸缪,使得煤炭忽然“供不应求”,受到涨幅波动。
  看着新大洲的涨势,也许你不会想到这只股票的背后全是涉及公司和领导人的槽点,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业绩亏损、转型不见成效、“政权”更替等困境它都经历了个遍,可以用那句话比喻:那看似华丽的一袭旗袍,里面实则爬满了虱子。
  1
  陈阳友和他的“割韭菜”之旅
  在了解始末之前,我们需要认识一个人——陈阳友:原双汇集团高管、现恒阳集团董事长、兼前新大洲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尚衡冠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
  2014年6月,其集团旗下的恒阳牛业开始与老牌私募鼎晖进行合作,随后携手收购澳大利亚Brorsen家族屠宰公司,表明上是为了恒阳牛业的海外扩张,实际是为之后的“炒壳”计划做准备。
  接着,2016年3月陈阳友通过尚衡冠通斥资近7亿元收购了新大洲A上市公司10.99%的股票,鼎晖就是在这笔交易中向陈阳友提供杠杆资金的幕后金主。他拟向新大洲注入牛肉产业链的相关资产,并启动了重组停牌事项,且计划收购恒阳牛业100%股权。
  然而,陈阳友显然是“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的典型范例。
  上述重组计划不但没有顺利推出,而且新大洲上市公司还沦为了陈阳友“看走眼”的割韭菜道具,他将新大洲原来的经营资产陆续变卖换成现金,然后再用这些现金,一方面大手笔高溢价收购自己控制的“问题资产”,另一方面还直接通过日常关联交易大规模购买由陈阳友控制的关联公司肉类产品。
  然而经过陈阳友“精心”的名为部署却实则折腾的资产挪移,新大洲的资金链早已撑不住,开始崩溃。
  随着新大洲被割韭菜割的大出血,陈阳友便着手大量出售新大洲A的原有业务。
  从2016年2月出售子公司上海新大洲29.90%的股权而获得3632万元现金,再到同年11月,出售核心资产本田摩托50%的股权而变现8.92亿元。据统计,仅2016年一年就变卖了超过10亿元资产,其中还包括新大洲原来的核心资产摩托车业务,而这些套现的资金被用作收购陈阳友自己在南美国家提前布局的牛肉生产加工业务资产。
  然而将核心业务“贱卖”后所招致的不良后果便是新大洲A失去自身的造血能力,通过“狸猫换天子”之法经营的牛肉业务不尽人意,直接导致了新大洲业务萎靡不振。
  2
  业绩持续亏损
  自2014年起,公司净利润连续四年下滑。
  数据显示,2014-2017年盈利金额分别为7561.38万元、5679.53万元、3284.92万元和2139.25万元,同比下滑幅度分别为27.72%、24.89%、42.16%和34.88%;扣非净利润分别为7015.21万元、5770.87万元、-437.47万元和-1.1亿元。同时,去年上半年,新大洲A营收13.5亿元,同比增长39.2%,净利润亏损1676万元,同比下降125.5%。
  根据三季报显示,由于与牛肉贸易相关的食品产业中的海外业务严重亏损,今年前三季度新大洲A的净利润为-1676.04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下滑125.5%,扣非净利润为-5462.75万元,同比下滑55.65%。
  3
  股票遭减持
  随着业绩不断走下坡路,股票方面陷入一落千丈的境地。
  去年6月以来,上海浩洲车业对新大洲A进行了5次减持,合计减持数量3954万股,按照交易均价计算套现金额超过1.5亿元;且股东北京财智嘉华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也在去年9月在二级市场减持294.75万股,按照当天收盘价计算套现近千万元。
  此外,去年10月以来,新大洲A股价长期在3元下方徘徊,还曾创出2.44元的历史最低纪录,且新大洲A曾在去年10月发布公告称,其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共持有公司8948.82万股,其中99.9969%已经被质押融资,而这部分股票已全部爆仓。
  2016年年初,陈阳友买壳新大洲时估值为64亿,而时至今日,新大洲市值只有26亿,惨遭腰斩近60%。
  4
  资产多次被冻结
  在业绩低迷和股价暴跌的双重夹击之下,由于涉及商业承兑汇票未兑付、拖欠税款未缴纳、股权协议争议等问题,新大洲的部分资产和银行账户相继被冻结。
  去年12月10日,新大洲A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持有的8948.16万股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10.99%,且尚衡冠通的实际控制人陈阳友持有的149.99万股被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份的0.18%。
  无独有偶,同月18日,新大洲A账户余额约62.39万元的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华新支行账户被冻结,新大洲A全资子公上海恒阳贸易有限公司的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华新支行账户被冻结,该账户余额100.05元。
  在1月17日涨停收盘后,新大洲A发布了《关于第一大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尚衡冠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
  简单而言,至此,新大洲A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目前已经全部被冻结。而对此,新大洲A方面称,该冻结事件暂不会对公司控制权、治理结构及持续经营产生直接影响。
  5
  权力更替鼎晖接盘
  而随着新大洲“气数将近”,陈阳友又自称中风病情加重不再参与经营,此前“买壳”的老牌私募鼎晖便不得不接盘这一“烫手山芋”。
  去年12月11日,新大洲A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有限合伙企业)的合伙权益份额发生重大变化,恒阳农业集团(由陈阳友控制)同意以2元的价格,将其持有尚衡冠通合计42.86%的合伙财产份额,分两笔分别转让给鼎晖旗下的两家合伙企业鼎晖天骏、鼎晖天宁。
  如此一来,交易完成后的鼎晖代替陈阳友将持有尚衡冠通85.72%的股权,从而间接成为新大洲A的第一大股东。
  然而,由于陈阳友仍持有尚衡冠通GP份额,再加上鼎晖担忧尚衡冠通遭到陈阳友牵连,鼎晖已对尚衡冠通持有的新大洲A股份申请财产保全。而在此穷途末路的情境下,鼎晖还是被前任者“摆了一道”。
  6
  违法被立案调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11日,新大洲A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海南证监局同时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
  公告指出,陈阳友曾作为新大洲第一大股东的实际控制人和新大洲董事之时,在未履行相应审批程序的情况下,新大洲及其子公司天津恒阳食品有限公司、海南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为陈阳友及陈阳友的关联方有关债务提供担保,且董事长和总裁违规在《担保函》上签字。
  然而,上述关联担保行为达到股东大会审议标准,但陈阳友未按规定告知上市公司履行相应审批程序并披露上述事项。
  就目前而言,如果新大洲A因本次信披违规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且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新大洲A的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7
  结 语
  起初,按照鼎晖和陈阳友的蓝图构想,鼎晖在牛肉产业上的资本押注通过陈阳友及其恒阳集团进而深度“合作”,可以通过借壳新大洲A赚个盆满钵满。
  然而无奈人心不足蛇吞象,陈阳友大开大合的割韭菜行为,不仅使得自己真的“病入膏肓”,也让这起由他和鼎晖深度参与的拉锯五年的资本运作惨淡收场。
  更不幸的是,这还让被称为“国内PE标杆”的鼎晖栽了跟头,为此殿后买单,实在世事难料。
  然而在他走马上任之后,接连收到证监会介入调查、股权冻结等噩耗,这对于鼎晖也着实是雪上加霜了。而目前,无路可选的鼎晖只能扯着顽疾未愈的新大洲上市公司奋力一搏,通过变卖资产在内的多种“壮士扼腕”的方式,对起实施“不得已而为之”的瘦身,但究竟是体面的有所成效还是惨遭退市的窘境,目前在证监会得出调查结果之前还是得再观望一番。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格隆汇财经早餐。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相关阅读